medium screen size coming soon
門票開放登記及購買前往索取
觀塘
觀塘
觀塘原稱作官塘,是個頗為荒蕪的海灣,五十年代被填海發展為工業區,並於附近建有公共屋邨及大量住宅大廈。九十年代,隨着製造業日漸式微,大量工廠空置,觀塘地鐵站附近一帶改建成商業大廈或貨倉,但沿海一帶則大多空置。
收起
打開
區內不少住宅大廈日趨老化,市建局於2007年正式開展觀塘市中心的重建計劃,重建裕民坊一帶並興建住宅、酒店、商廈等。觀塘區改頭換面,舊日的左鄰右里散落於城市角落,社區連結不復再。鄰舍之間,已見不到張太為隔壁陳太照顧孩子、小李送贈食物予鄰舖小黃的情景,街坊之間的同聲同氣,已成歷史。
觀塘人觀塘事
精選
故事
牛上的日子
收起
打開
徐彩萍(82歲)
八十年代香港寮屋火災時有發生。

因為原先住的木屋遭大火吞噬,徐彩萍獲安置到牛頭角上邨第九座,即現在的常逸樓。「以前個廁所喺出邊㗎……」這座政府廉租屋樓高20層,有電梯但沒有獨立廁所,每兩戶共用一廁。從前每座樓都有斜路通向各座,重建後以磚鋪成平路,美觀又好走。

「嗰年孭住個女好細,得幾個月大……」那年彩萍帶着女兒走斜路而跌倒受傷,令她深深感受到鄰舍間的守望相助。

那天她穿了雙涼鞋,背着才幾個月大的女兒,稍不留神即向前仆倒,腳傷逾月,幸得熱心鄰居相助,在整整一個月內,天天幫忙買菜燒飯,給女兒洗澡。每想起往事,彩萍仍心存感激。

今天再翻出舊傷口,彩萍腳背上隆起的舊傷疤仍在,自此之後,她不再穿涼鞋。現在居住環境比從前優勝得多,九七回歸前,她從住了18年的牛上搬進翠屏道重建的和諧式單位。雖然心滿意足,但論人情,還是舊的好。
茶果嶺奶茶王子
收起
打開
唐錦源(76歲)
錦源年少時曾當小販,在觀塘最繁盛的工廠區,即巧明街一帶,推着自製的木頭車擺檔賣奶茶、咖啡、汽水和三文治,還兼送外賣,十分拼搏。當年毫半子一杯奶茶,生意不俗,賣汽水反要蝕錢,只賺得客情,因為熟客要求他免收兩毫按樽錢,但樽卻有去沒回,令他的微利都報銷了。

周身刀的錦源曾做過不同的工作,最終決定以行船作為終身職業。他努力考取相關職能如航海消防、拯溺等認可資歷,每考取一項就多一英鎊薪水。他曾是軍事補給船的舵工( Quarter master ) ;每每談起昔日船上趣事,不免拋出一兩句外語,國語、日語、英語——談不上流利,但勝在夠用,聽上去很有趣。行船三十年,他更悟出一套職場哲理:「上司問你,永遠答YES好過NO!咁至最襟撈。」
工廠小花手作「媽娘衣」
收起
打開
黃彩華(65歲)
茶果嶺出生的彩華,小學於四山公立學校畢業。她有五個妹妹,作為家中長女,她14歲便到觀塘電子廠工作,朝八晚四,日薪五元。七十年代,入村交通尚未發展,彩華只能步行來回觀塘上班,直至八十年代,才以小巴出入。

茶果嶺天后廟由清朝官府所建,每逢農曆三月二十三日天后寶誕(又稱「媽娘誕」),村民都會舉辦別具特色的花炮巡遊以及粵劇「棚戲」賀誕,信眾至今依然虔誠禮奉衣紙及果品往參拜。彩華家裏兼營香燭買賣,她自小從旁自學,每年都用彩紙、竹篾等親手製作「媽娘衣」。顧客全是街坊鄰里,既買媽娘衣,又訂香燭,年年訂單逾百。家庭式經營的生意,會出亂子嗎?彩華卻笑言:「訂幾多,講一句就得。」
精選
故事
茶果嶺相伴的四十五個年頭
收起
打開
黃彩華(65歲)和唐錦源(76歲)夫婦
同是茶果嶺街坊的錦源和彩華,在1972年邂逅,交往一年後成婚,婚後一直住在茶果嶺村,相伴了45個年頭。一家居於三層石屋之內,比往昔住的木屋堅固得多:「從前村內都係木屋同鋅鐵皮搭建嘅屋,打風要用鋼纜扣緊屋頂同地面,船上專用架生都出動!」對妻子愛護有加的錦源甜笑地說沒讓妻子吃過苦,即使她曾遺失了他一大筆積蓄,他也不忍苛責。

2006年初的某一天,彩華在23B小巴上丟失了手袋,內含大量現金;之後的凌晨,山上發生大火,幸好老少平安,但彩華卻在災場赫然發現自己遺失的蛇皮手袋——有點焦黑但仍清晰可辨,原來取去手袋的人曾到現場。關於火災的記憶,還有2016年年尾的一次。當年某夜深宵發生了一場二級火,數百居民半夜逃生,兒子聯同街坊合力拖喉灌救,眼看家門快要被烈焰吞噬--倏地戛然而止;家,幸保不失,但天亮之後,得悉相熟的麻將腳遭逢不幸,心裏無限悲傷。

擁有一雙巧手的彩華,勤勉又能幹,現在每晚都煮出「八餸一湯,白飯任裝」的溫暖住家飯。三代同「檯」,好不熱鬧。任大火燒、大風吹,大水淹,門前大樹折斷,這三層石屋始終絲毫無損。燈火闌珊處,心善的人自有一份福澤的因緣——他和她始終執手相隨。
索取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