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 screen size coming soon
中上環
中上環
中上環是位於香港島西北邊其中一個最早發展的重要行政和商業中心。自開埠以來,不少福建人居於中上環,並在文咸街和永樂街一帶經營轉口貿易、藥材等業務,至今仍聚居於此。中上環以商業大廈為主,人口密度較低,屋苑多設於半山區,山頂更是高收入人士的聚居地。
收起
打開
1841年,英國人登陸港島,看上了中環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決意將其發展為商業中心。中環與上環雖然鄰近,卻南轅北轍。中環繁華、急速,大華國貨、「嘩啦嘩啦(即駁艇)」、「媽姐」等,皆是中環人的集體回憶。上環的雜貨店、蔘茸海味店等,則歷久常新,充滿香港特色,而且人情味處處。說到上環,還有昔日蓬勃、如今卻已式微的印刷業,以字粒作活版印刷的傳統工業被日新月異的科技取締,人手在紙張上留下的餘溫,殘留於城市一角。
中上環人中上環事
大笪地奇逢恩遇
收起
打開
張伯強(68歲)
在大笪地的平民夜總會內,戲曲聲中,強哥因緣際會遇上第一位恩師,從此改變他一生命運。由於父親是巴士司機,因利乘便飯後浪遊,12歲小子由九龍乘巴士到佐敦碼頭轉渡輪往統一碼頭,再徒步至上環大笪地,雜耍與棋局以外,最吸引的是魔術!「銀紙一張可以變幾張,美女馬上投懷,想學嗎?」強哥即乖乖奉上全副身家二十大元作學費。翌晚大師杳然無蹤,才驚覺自己原來受騙。後來又遇上一位檔主能準確估算樸克牌的數字,隨便說出年中月日,即可回答是星期幾,更無私傳授戲法背後的原理,12歲的腦袋開竅了——強哥感激這一位恩師,因為就此引領他進入數學的七彩寶山。

1970 年大笪地遷往海旁的新填地,鄰近統一碼頭,熱鬧更勝從前。1972 年工專(理工大學前身)畢業的強哥,第一份工作正在碼頭對面上班,任職於代理銷售及租賃按摩椅的公司。公司老闆Mr Garrow是一位英國人,獨具慧眼,看出他的天份,引薦他到世界知名的頂尖工程學府倫敦大學帝國學院進修,及教他申請獎學金,更讓他在下午兩點前完成分內工作後去做兼差,加上週末在補習學校工作的所得,一年後終於儲足旅費。

強哥樂於與人分享所學,更於口述歷史劇學校巡迴演出中示範速算,技驚四座,學生們都看得「嘩嘩聲」。
印章工場一枝花
收起
打開
孟三妹(67歲)
三妹家住梅窩大地塘,22 歲嫁到上環嘉咸街。1978年協助丈夫打理上環的印章工場,負責執字粒,直到原子印面世,取代了印章,生意鋭減加上丈夫年事已高,自己又病倒遂於2005 年決定結業。惟丈夫不捨機器親自每日打理,終決定捐贈聖雅各福群會繼續保存作教學用途。

八、九十年代工商貿易發展蓬勃,丈夫創辦的印章工場就設在上環有名的「師姑街」──士丹頓街與「印務一條街」──嘉咸街之交界,生意興旺。這是三妹辛勤工作27年的地方、是艱苦學習的同文館、是克服挑戰的主戰場。「我唔識字,訂單多,又做得慢,真係做到喊。」邊流淚邊砌字粒,綑扎好還得交給工人做柄端;最艱難的是記英文字款大小草、字號,還有花字等:「英文就最叻認自己個姓同『香港』。」

1976年,三妹原要到瑪麗醫院做一個小手術,手術前多看一眼排板,見名字少了一個字母,竟發現與鄰床病人掉包了!就是因為不懂,對文字多了一分仔細的觀察,讓她及時阻止了一場醫療災難。那位原本要做心臟手術的文女士更與三妹成為了好朋友。

今天,她已即將踏入70之齡。兩個外孫到她的梅窩老家踏單車、摘黃皮,好不愉快,眼看心甜。
追憶上環街巷
收起
打開
梁美如(70歲)
美如甫出生就住在上環西街的唐樓,其後搬到皇后大道西。小時候,天還未亮就跟外婆到中環利源東街的報紙發行點取貨,再送貨回上環。上小學就幫忙疊報紙、送報紙;六十年代中上環的大同酒家、文華里、鹽業銀行丶利工民線衫丶禧利街、百草堂、永安公司以及干諾道中亞洲酒店等各處,都曾留下美如的足跡。今天,只有永安公司和利工民仍在。

美如9歲時曾在皇后大道中與東街交界那間當舖門前,被妙齡少女用一條白手帕騙去了父親送的新手錶,少女得手後還回頭笑着揮手。明明看着手錶被包好塞回自己手中,打開後才發現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人生首次得到父親的獎勵,就這樣失去。

美如是五姊妹中的大家姐,憑着努力,中學考上了羅便臣道的名校。畢業後,她立意要成為老師,其後繼續進修,兼顧教學,一直堅持從未厭倦。1973年執教至2008 年退休,之後仍兼任代課老師,並投身義務敎育工作。彷彿仍擁有40歲能量的她,恆常綻放着生命的赤熱光芒。